您的位置: 首頁 >國內 > 正文

殘疾按摩師反殺案 正當防衛與否引爭議

2019-11-16 08:55:38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撫順殘疾按摩師反殺案今開庭:正當防衛與否引爭議

(楊雨奇)2018年9月,遼寧撫順殘疾按摩師于海義深夜“反殺”強行入室男子呂強(化名)致其死亡,這一案件持續引發輿論關注。據了解,于海義系肢體四級殘疾,案發當晚凌晨2時許,呂強欲強行闖入足療店,遂兩人發生爭執,廝打中于海義將呂某殺害。

對于該案,撫順市人民檢察院認為,呂某不曾攜帶刀具,于海義的行為防衛過當;但于海義辯護律師殷清利則表示,當事人處于特定環境中,其行為應屬于正當防衛。據殷清利透露,該案將在今日由遼寧省撫順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撫順市看守所法庭開庭審理。

事件回顧

醉酒男子深夜強行入室遭“反殺”

現年44歲的殘疾人于海義,家住撫順縣石文鎮石文村。早年的一場嚴重車禍,導致于海義肢體四級殘疾。此后,于海義便學起了按摩的手藝,并自2017年10月起,在撫順一家足療店找到了工作。

但于海義怎么也想不到,工作不到1年時間,自己會在這家足療店卷入一場命案。

時間回到2018年9月18日。凌晨2時許,于海義工作的足療店已停止營業,他在店內準備休息。據于海義的姐姐于麗介紹,于海義所在的足療店,營業時間為中午12點至凌晨零點,員工吃住都在店里。平日里,于海義住一樓,另還有兩名女同事(叢某、王某)住二樓。

18日凌晨2時許,門外的敲門聲打破了深夜的寂靜,時年52歲的男子呂強站在足療店外敲門,表示自己要進入足療店。而于海義以過了營業時間為由,拒絕呂強進入。

于麗向中新網記者回憶:“弟弟后來回憶說,當時情況緊急,他(于海義)只穿著內衣就跑到店門前看什么情況。順著門縫看到有一個醉酒男子使勁砸門。”于麗解釋稱,當時于海義已說明按摩店停止營業,但對方仍堅持敲門,并辱罵稱:“不開門整死你”。

另據殷清利律師提供的撫順市人民檢察院指控信息,呂某在門外推動上鎖的大門,欲進入店內。于海義返回屋內取出折疊刀來到大門附近,呂某將門推開強行進入室內 ,二人廝打起來,于海義持折疊刀刺中呂某腹部一刀,致其倒地。

同時,在二樓休息的叢某、王某聽到聲音來到一樓,并打撥打了120 及110。后于海義隨120 救護車將呂某送至撫順礦務局醫院,并于醫院內逃離,被害人呂某經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呂某系被帶刃刺器刺中上腹部造成腸系膜動脈斷裂大失血而死亡。

案發后,于海義才意識到自己殺了人。于麗回憶稱:“于海義回過神來,自己跑到父親墳前想要了結生命,并給兒子打了通電話‘交代后事’。最終,在兒子勸說下才打消了自殺念頭。”

于海義于18日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當日,撫順市公安局新撫公安局以涉嫌故意傷害罪對于海義進行刑事拘留。同月29日,經撫順市人民檢察院批準,由撫順市公安局對于海義執行逮捕。

“反殺”行為惹爭議:

“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

面對強行闖入按摩店的呂強,于海義在雙方廝打過程中,用一把折疊刀結束了呂強的生命。對此行為,撫順市人民檢察院及辯護律師均認定,于海義的行為屬于防衛。但檢察院則提出,于海義雖是防衛,但卻存在防衛過當。

據起訴書內容,撫順市人民檢察院認為,被告人于海義于案發凌晨在其工作的足療店休息時,被害人呂某強行推開門鎖進入室內 ,二人發生廝打,為制止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于海義持折疊刀刺傷被害人呂某,其行為屬于防衛行為。

但鑒于被害人呂某實施不法侵害時井未使用兇器,尚未嚴重危及人身安全,而被告人于海義卻使用刀具進行防衛,并致被害人呂某死亡,于海義并非只能采取此防衛行為才能有效制止不法侵害,對不法侵害人造成的損害遠超過僅僅使其喪失侵害能力或者終止其侵害行為的程度,其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屬于防衛過當。

檢方認為,于海義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款 第二十條第二款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傷害罪(防衛過當) 追究其刑事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的規定,提起公訴,請依法判處。

對于檢察院上述說法,于麗并不贊同,并補充稱:“于海義在知道對方受傷后,還有施救行為。”于麗回憶稱:“事發后,弟弟看到呂強血流不止,他馬上拿來白布為其包扎傷口,并隨即撥打了急救電話。”對此,于麗提出:“希望法院能考慮弟弟的施救行為。”

同時,殷清利律師也分析稱:根據刑法第20條第3款規定,特殊防衛的適用對象系“正在進行的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殷清利認為,本案主要涉及是否屬于行兇的范圍。他分析稱:本案被害人呂某雖未持刀具,但在醉酒加之已被于海義明確拒絕的情況下,強行砸門入室等不法危害,已屬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行兇。

今日開庭

律師:于海義對防衛行為不后悔

據辯護律師透露,15日上午,該案將由遼寧撫順中級人民法院在撫順看守所法庭開庭審理。

對于此次案件審理的結果,殷清利告訴中新網記者:“于海義的訴求,就是希望自己的行為被認定為正當防衛,無罪。”殷清利表示,即便在羈押期間,于海義也并不后悔當時的防衛行為,因為在當時的特殊情況下,他只能做出這樣無奈的選擇。

當開庭的消息傳來,作為姐姐的于麗也告訴中新網記者:“弟弟已經被羈押了很久,現在家里母親和孩子也失去了經濟來源,日子很困難。”

于麗說,弟弟的兒子將在明年高考,希望能有爸爸的陪伴走進考場。但對最后的結果,于麗表示:“我相信法院一定會公正判決。”(完)

來源:中國新聞網

相關閱讀

  • 國內
  • 社會
  • 財經
  • 娛樂
  • 文學
  • 粵港澳
  • 大都市
推薦閱讀
快手音乐人赚钱了 时时彩五星定位胆规律 领航计划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购买软件 股市行情网 河北十一选五 一定牛 财牛汇 华东东方6 1开奖查询 内蒙古11选5跨度走势 在线配资公司a推荐久联优配 河北十一选五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