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社會 > 正文

72歲老人騎遍25個國家:用一輩子時間,做兩輩子的事

2019-12-05 09:50:40來源:

12月5日訊 在2018年第一季節目播出后就收獲了高口碑的明星體驗式真人秀《奇遇人生》,終于在人們的期待中推出了第二季。這一季中,第一期的節目嘉賓便邀請了一位頗具爭議性的女明星——Angela baby(楊穎)。節目播出后,除了依舊能夠精準引發輿論爭議的楊穎之外,另一位主人公、72歲的河南騎行者徐玉坤走進了大眾的視野。

在這期節目里,主持人阿雅、嘉賓楊穎要跟隨徐玉坤在美國境內騎行三天——這也是徐玉坤“騎行穿越北美洲”行程計劃的其中一段路。

關于這位老人的討論很快占據了網絡熱議的話題榜,他堅持夜晚住帳篷、用熱水泡面包和香腸當飯、每天早上六點鐘準時上路,并在攝制一開始就告訴節目組自己的原則——“我必須前進,一步車不坐,別指望我停下來。”

微博里,不少網友表示看完節目“不知怎么就哭了”,并紛紛留言給他,還親切地叫他“徐爺爺”,當然,也忍不住心疼這位十幾年間習慣了獨自前行、風餐露宿的老人。

《奇遇人生》里,徐玉坤所表現出的堅定、毅力與平和深深擊中了人們的情緒,不管情況如何變化,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打破他“一路向前”的原則。可以說,他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奇遇人生”,也帶給了人們發自內心的感觸和原動力。

夢想走完世界五大洲,在路上每天平均騎行12小時

11月中旬,北青報記者嘗試聯系徐玉坤希望做一次專訪,得知徐玉坤在女兒徐秋菊的陪同下剛好在北京辦事,于是,這次難得的面對面采訪便很幸運地促成了。

“咱們隨便在路邊安靜的地方聊就行,不用糾結于地點和形式,我這人就是隨遇而安”,北青報記者在東城區一條街道的路邊見到了在那里等待的徐玉坤爺爺。

花白的絡腮胡子、不胖不瘦的身材、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還有笑起來能露出牙齒的開朗神情,都跟節目里一模一樣。徐玉坤把半米來高的行李包靠在便道旁的長椅上,便開始了采訪。11月的北京,氣溫已經偏低,他只穿了一件略厚的格子襯衣和一件軍綠色帆布馬甲,下面是一條軍綠色帆布戶外運動褲和登山鞋,頭上還綁著一條別人剛送給他的戶外頭巾。

徐玉坤說,十幾年前的他患有嚴重心臟病和腸胃病,通過騎行,病幾乎痊愈了。盡管年齡增長,但身體卻變得更加硬朗健壯。

2019年4月1日,徐玉坤從洛杉磯出發,走上美國40號洲際公路。一路上,他每天四點起床、五點吃飯、六點上路,一直到晚上八九點天完全黑下來才找地方睡覺,平均每天騎行12個小時。在獨自騎行了110天后,2019年7月19日,徐玉坤終于騎行到達加拿大多倫多。《奇遇人生》節目的故事,就發生在這次騎行中。

這次來北京,徐玉坤是為了下一次騎行非洲的計劃做一些準備工作,最主要是籌集經費,當然還有辦理護照簽證、打各種疫苗、尋找更好用的充電寶等等。對于要做哪些準備工作,他心中早已條理清楚。

“目前為止,我亞洲走了7個國家,歐洲走了15個國家,澳大利亞走了外圍大半部,北美走了美國、加拿大。非洲和南美洲都沒去,如果這兩個地方都去了,五大洲就齊了。”徐玉坤現階段的夢想,就是騎行走遍世界五大洲。最近幾年,媒體對他的報道逐漸多起來,有不少朋友給過徐玉坤經濟上或其他方面的幫助。

2018年10月,在上海世界旅行家峰會上,阿聯酋王子為徐玉坤頒發了最佳環球旅行成就獎獎杯。年輕人騎行這么多地方尚且難以想象,更何況是一名六七十歲的老人。大家都很好奇,是什么讓他如此堅定信念堅持騎行?

“60歲以前我是農民,60歲以后我想當個旅行家”

2007年4月7日深夜,60歲的徐玉坤瞞著家人獨自離家,踏上了自己的第一次騎行之旅。為了不讓家人發現,他也有周密的計劃——提前偷偷把準備好的騎行裝備放到朋友家,然后不辭而別。第二天,他才敢給老伴兒打個電話,告訴自己已經出發了。

這不是徐玉坤第一次上路,早在1999年他就準備過一次。當時徐玉坤的四個孩子中還有兩個沒結婚。“我準備了很多裝備,高興地跟家人說我要上路了。但全家人都不同意,開會‘彈劾’我。”第一次上路失敗了,這第二次徐玉坤才想出了半夜逃跑的法子——他害怕家人再次阻攔。

“出逃”成功,徐玉坤便一發不可收拾。他一路北上,騎行到北京、遼寧、吉林和黑龍江,一直到漠河北極村。之后,他辦理了護照,2011年9月末,徐玉坤從昆明出發經西雙版納磨憨口岸出國到達老撾,開始了他第一次國外騎行,即東南亞國家。

2014年6月,他從北京坐飛機到莫斯科,再轉機到法國巴黎,下飛機后將自行車裝備好開始了他的歐洲騎行旅程,歷時三個月。

2016年9月,他從鄭州出發,坐飛機到達廈門,再飛澳大利亞,然后從達爾文市出發,沿澳大利亞國土自西向東騎行回悉尼,歷時2個多月。

從60歲到72歲,這12年間,徐玉坤的騎行總長度達到11萬多公里。他數了數,自己這些年一共騎壞了6輛自行車。至今,他已八次上路走完了全中國除了臺灣以外的33個省市區;六次上路走完了世界四大洲的25個國家,總共14次。

走出去看看世界的念頭,徐玉坤早就設想好了,想了半輩子。

“我是一個地道的河南農民,只上了五年小學就輟學了。”徐玉坤1947年出生,5歲喪母,13歲開始照顧雙目失明的父親,一照顧就是30多年。“我在農地里干了一輩子,有一句話叫做面朝黃土背朝天,形容的就是我,我哪也沒去過。”

一開始,徐玉坤把自己的騎行環游計劃告訴老伴兒和四個孩子時,家里誰都不同意。他便繼續等,等到60歲,四個孩子都成家立業了,孩子們跟他說:“你可以休息了,以后不用干活了,好好安享晚年多好。”

徐玉坤不想再等了,年紀越大,愿望便越來越強烈。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這種愿望的強烈程度已經到了“夜里失眠,翻來覆去睡不著覺”的地步,任誰勸都不行。還有一個原因,正好那一年北京要舉辦奧運會。徐玉坤也想要打著奧運的旗幟走,用自己的行動為宣傳奧運做出貢獻。

“60歲以前我是農民,60歲以后我想當個旅行家”,徐玉坤說。

堅持自學,用自己寫的故事辦展覽籌路費

對徐玉坤來說,戶外騎行并不是莽撞的突發奇想,他明白,這不是僅有一腔熱血就能做成的事情,需要廣泛的知識和過硬的能力。

盡管沒上過幾年學,但徐玉坤一直沒停下過學習,不僅給自己“武裝”了各個領域的知識,還練就了一手好字,就連智能手機也比同齡人用得“溜”,寫文章也挺拿手。每次出行前,他都會自己手繪一張地圖,標注好自己的騎行路線,待旅途完成后還會制作騎行手札。

2016年,徐玉坤完成了澳大利亞騎行后回到河南老家暫時休整,因為他需要籌集下一次出國騎行的旅費。經費一直不太寬裕,這一度讓徐玉坤十分苦惱,不過,這點困難是難不倒他的。徐玉坤在南陽市中心的天潤廣場看到人們支攤子在賣小商品,這幅人多熱鬧的景象讓他萌生了辦展覽籌集經費的想法。

于是,徐玉坤開始在廣場上辦展,展示騎行過程中的照片和印章,同時還有他自己寫下的小故事,這些年積累下來的寫字兒功底也派上了用場。“靠山吃山,靠路吃路,沒法我就想法。最后我就在展覽上賣我的小冊子,十篇游記弄成材料釘到一起,組成一本小冊子。”這樣的原創小冊子,徐玉坤定價10塊錢一本,一點一點攢路費。

在北美洲騎行時,徐玉坤前后在網絡發表了90篇“72歲老農單人單車橫越北美騎行記”,節目《奇遇人生》里的故事,就發生在這次騎行中。徐玉坤堅持每天更新文章,如果運氣好能趕上住旅館不用住帳篷,就是徐玉坤的“工作高峰期”。在旅館這樣能睡得舒服的地兒,他反而不睡覺,就是為了使用旅館的網絡上傳文章和圖片,“一晚上不睡覺也要弄完”。

全部行頭重達40公斤,有些還是手工自制

比起許多戶外愛好者,徐玉坤的行頭不算最專業的,卻是他自己用著最順手的。還有許多裝備是自制的,比如騎行時使用的戶外背包和雨衣,都是他“獨家出品”手工縫制。

徐玉坤的背包最重的時候有40公斤,最輕的時候也有30公斤,里面裝的家伙什兒非常齊全。如果仔細數能數出80來種,小到針線盒、印章本,大到做飯鍋、帳篷都一應俱全,他的特制戶外包能完美地裝下所有的東西。

“我的雨衣是塑料布的,寬度大約有一米多、長短大約兩米多,把中間挖個洞,頭能鉆過去,這樣的話前頭、后頭都足夠長,正好能把我的車頭和后面馱的大包都擋住,下大雨我都能保證繼續前行。”

徐爺爺有兩塊塑料布。一塊當了雨衣,還有一塊晚上鋪在帳篷下面防潮。像這樣的戶外經驗,徐玉坤也積累了很多,比如露營生活,他不會把柴火堆成一堆,而是圍繞著帳篷排成一排,這樣不僅可以延長燃燒時間不會一股腦兒都燒完,還可以起到防御和保護帳篷的作用。

一輛單車、一個人,一頂帳篷遮風御寒,一口鐵鍋解決野外吃飯,還有一面“保護環境,低碳生活”的旗子,徐玉坤的旅程全是窮游。“其實我的旅程很艱苦,吃大餅、喝泉水、扎帳篷、睡荒野,我就是這樣過來的,走出國門同樣是這樣,克服了很多困難。”

北美騎行遭持槍威脅,也曾招來當地警察

在國外騎行時,因為經費有限,徐玉坤幾乎不住賓館,都是找地方扎帳篷。每當夜幕降臨,就到了徐玉坤物色合適夜宿地點扎帳篷的時候,睡不安穩也是常有的事。

美洲騎行的某天,徐玉坤到了一個人煙稀少的村子,看到不遠處有一棟房子旁的農機修理大棚,他見沒人,便走進去想稍作休息。剛閉目一小會兒,他突然聽到門口一聲大喝,一輛車開進車庫,車大燈直直地照著徐玉坤,十分刺眼。對方顯然有些受驚,拿起槍指著徐玉坤并大聲喝止。徐玉坤趕忙拿出隨身帶著的雙語介紹本子給對方,想讓對方了解自己的身份和行程目的。沒想到這個方法并沒奏效,對方繼續喝令徐玉坤趕緊離開,無奈之下,徐玉坤只好在深夜另謀落腳的地方。還有一次面對槍口,是因為徐玉坤進入了公路邊一處人家的停車棚。

戶外騎行,手機用電是個大問題,徐玉坤非常明白智能手機的重要性,“我必須要用的軟件就是導航和翻譯,我不會英語,所以就用手機把想說的話寫到上面,它能翻譯成任何國家的幾十種語言。”

因為要給手機充電,徐玉坤就遇到一個現在回憶起來有些痛苦的經歷。他騎到一個小村莊,晚上把帳篷扎在村中間,找了兩家人表達想幫忙充電的愿望都遭到了拒絕,反而有人報了警。大家顯然對這位“不速之客”十分警惕,把他趕出了村莊。

窘迫時刻有過,但溫暖的時刻也是經常有的。有一次在法國,徐玉坤沿著公路騎行到了一個小村莊。天色已晚,食物吃完了,手機電也用完了,徐玉坤便把帳篷扎在村莊中心的小廣場。一籌莫展之時,兩個當地女青年過來詢問他是否需要幫助。“我把我的困難通過手機翻譯和她交流,她給我送來了吃的,把我的兩個充電寶拿回家,幫我充了一夜。第二天送來的時候,還給我送來一條圍巾,我說這么熱給我條圍巾做什么呢,一想這是紀念品,我就很愉快地收下了,現在還把它放在屋里。”

“我心里沒有別的想法,就只管往前走”

除了與不同的人打交道,徐玉坤需要戰勝的還有更為嚴酷的、長時間的獨自騎行,孤獨、饑餓、未知,一切困難都需要自己克服。

2011年4月,徐玉坤正獨自在新疆羅布泊騎行,天已擦黑,他想找個地方歇腳扎帳篷,于是把目光鎖定在了橋下涵洞。徐玉坤推著自行車和車上的裝備往坡下走,感覺坡異常地陡,隱隱有些不安。果不其然,剛下到橋底,他就發現橋洞下睡了一只大黑熊。

“我離它只有一兩米遠的樣子,它的輪廓、毛發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當時第一個想法就是往回跑。”徐玉坤嚇壞了,悄悄地把自行車調頭,趕緊推著車往橋上跑不敢停,“那個坡原本是很陡峭上不去,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來的。”

由于不確定是不是進了熊的聚居區,徐玉坤不敢停留,就這樣一直跑到半夜兩點,見到了汽車加水站,才敢停下來扎帳篷睡覺,這才發現身上衣服早就被汗打濕了。

國外的無人區情況也沒比羅布泊好多少。

“2016年9月,我在澳大利亞的時候經歷了一段上千公里的無人區,從卡爾古利到塔庫拉,放眼望去全部都是灌木叢和森林,白天騎行,晚上到森林里,找一塊兒比較大的空場。場地上不能有草,有草就會有蛇。傍晚,我架起篝火讓它燃燒到天亮,這樣可以防止野獸的襲擊。”

澳大利亞無人區,是徐玉坤走過的最艱難的道路,帶的糧食吃完了,又沒有別的食物,上千公里的廣闊地域幾乎荒無人煙。好在那里的袋鼠非常多,再加上灌木瘋長,總會有不太靈光的袋鼠迷失其中,繼而撞上公路上飛馳而過的車子。每走幾公里,徐玉坤就能遇上一只被汽車撞死的袋鼠,他挑選肉質還算新鮮的,用鍋煮熟后用來充饑,煮上一只能吃兩三天。在十幾天的獨自旅程里,徐玉坤一共吃了三只,才算走出了千里無人區。

“不管遇到什么樣的困境,我都沒有害怕過,也不覺得孤單,因為我心里沒有別的想法,就只管往前走”,徐玉坤總結。

“沒有什么事能打得倒我,我感覺已經寵辱不驚”

徐玉坤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的同時,他的女兒徐秋菊便在附近轉,想找一個便宜干凈的青年旅館。采訪結束,她剛好回來,附近的幾家青年旅舍她都走了走,總算找到一家合適的,“之前那個不合適,因為只有上鋪,不方便。”

現在還支持父親做這件事嗎?當被問到這個問題,徐玉坤的女兒這么回答:“不能用贊同或支持來表達,我們更愿意把它說成是一種尊重,我們尊重我爸的意愿。”

《奇遇人生》播出后,徐玉坤在網上看到了網友給自己的留言,內心只覺得感激。“網上大家都贊美我,沒有一點負面的聲音,這讓我十分感激。”只有徐玉坤自己最清楚,他的12年騎行生涯中,人們對他的眼光經歷了什么樣的變化。

“剛開始的時候,沒少受諷刺挖苦。在村上,幾乎沒一個人說我好,包括家人和村里的人,說難聽點基本上就是‘吃飽撐的’這種話。但我自己知道,我不是神經病。”

徐玉坤還記得,有一次他與村里一位中學教師聊起自己的騎行經歷,聊得好好的,剛分開走了十幾步,后邊有兩個路過的人問那位中學教師:“這個人是不是神經啊?”沒想到這位教師下意識地回答說:“不神經干不了這事。”

說起這個小插曲,徐玉坤笑了:“其實我聽見了,但我裝作沒聽見。”

十幾年間,徐玉坤感覺自己的變化除了更健康強壯的身體,還有不斷變化的思想和更加寬廣的胸懷。他坦言“沒有什么事能打得倒我,我感覺已經寵辱不驚。”

徐玉坤有著想向全世界展示中國新時代老農民形象和力量的想法,他帶著“保護環境,低碳生活”的綠色理念走遍世界,也想讓人們明白,一個人的潛力究竟能夠挖掘到多大。

“有人說吃飽是幸福,有人說不用干活是幸福,這兩個我都有,但這不能安慰我的心。”徐玉坤用最樸素直白的語言表達著自己內心的火焰。

在《奇遇人生》第一期節目的最后,楊穎結束了三天的行程,要先行離開,主持人阿雅和楊穎分別與徐玉坤老人擁抱告別。三天的相處讓他們之間產生了濃厚的情愫,分別之時,兩個女生都流下了難以抑制的淚水。徐玉坤一邊笑著對她們說“快走、快走,你們先走”,一邊用手抹去自己眼角的眼淚。

然后,徐玉坤迅速調整好自己的狀態,這位72歲的騎行者騎上了他的山地車,車后座是他重重的裝備。

一如最初,卻從未結束,徐玉坤再一次踏上了一直向前的路途。

“我想用自己一輩子的時間,做兩輩子的事。”

相關閱讀

  • 國內
  • 社會
  • 財經
  • 娛樂
  • 文學
  • 粵港澳
  • 大都市
推薦閱讀
快手音乐人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