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文學 > 正文

極品內涵《第一戰王》獨家正版|林戰小說

2019-12-06 10:55:29來源:
【火爆小說】《第一戰王》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完結+番外】「完整版+無刪減」。



第1章

秋風蕭瑟,落葉枯黃!

郊外。

墓場。

一陣秋風刮起。

卷起陣陣落葉于空中飄散。

此時,秋高氣爽,天高云淡。

踏踏踏~~!

匆忙的腳步聲自墓場的臺階響徹而來。

步履穩健,慌張異常。

這是一個身披風衣的青年男子,正跨越臺階而來,匆匆走向墓場內一座孤落的墳頭。

男子俊宇不凡,剛毅威武。

風衣,在蕭瑟的秋風之下,如狂舞的戰旗,獵獵作響。

男子不屈的眼神中,流著英氣。

匆匆跨過臺階。

男子,在一塊墓碑前停下。

墓碑雕刻著:葉家老太爺葉重天之墓。

雕刻的墓碑印記,在告訴男子這是一座剛添的新墳。墳頭之,卻早已被枯黃的落葉鋪滿,在秋風卷動之下時而空中舞動,時而落于墳頭。

男子面對著墓碑,沉默良久。

風,卷動著他的風衣。

風衣,獵獵作響。

男子在墓碑前蹲了下來。

他戴著白皮手套的右手抓起了一捧墓碑前的黃土,黃土,在大風之下卷起,猶如沙塵一般,最終從他的手縫當中流逝,隨風而起。

飄飄灑灑!

……

“老爺子,七年了,我林戰歸來,而您,卻已故去。”

林戰看著墓碑,嗆然出聲。

他,名叫林戰。

墳中埋葬之人,為江市葉家老太爺-葉重天。

思緒,陷入難以泯滅的回憶當中。

林戰,今年二十三歲,他是一個孤兒,從小被葉家老太爺葉重天撿回,養成人。

七年前。

林戰受葉家子嗣排擠,不得已間,葉重天將他送入八角連

營,開始了漫長的旅生涯。

并且和他約定,七年后,再相見。

七年戎馬。

林戰封狼居胥,勒石燕然,成就無榮耀。

七年后的今天。

他被封為榮耀戰神,位列國內戰神榜第七位,也是迄今為止,國內最年前的戰神之一。

有人稱他為:戰王。

他的天鷹戰,所向披靡。

后來,林戰在一次戰斗中身負重傷。

傷勢恢復以后的他,已不再如以往一樣勇猛,他知道,自己的時代過去了,也是時候回去了。

恰逢,他和葉重天的七年之約已到。

林戰選擇了退。

然而。

讓林戰沒想到的是,回江市的路他卻得知,葉家老太爺葉重天,將年幼孤兒的他撿回養大的葉重天,被人害死。

葬于國家公墓。

于是。

林戰來到了這里。

……

林戰蹲在墓碑前。

榮耀歸來,物是人非。

天,似乎給自己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踏踏踏~~!

就在這時,一陣陣匆忙的腳步聲從墓園外面響起。

十幾個一身風衣的男子踏步來到了林戰的身后。

為首的。

是一個二十一歲左右的青年,他身散發著無盡的榮耀之氣。

他叫魏炎,林戰麾下,五大戰術核心人物之一。

身邊跟著的,乃是天鷹戰的相關員。

“戰王,人死不能復生,請您節哀順變。”

魏炎看著墓碑前的林戰。

人已死。

三千英魂,如,大漠孤煙去。

“老爺子對我有養育之恩,如今他被人害死,此仇不報,我林戰誓不為人。”林戰站了起來。

雙拳緊握。

他和葉重天有七年之約。

可是,卻再也無法赴約。

魏炎見狀,開口道:“戰王,此事不可之過急,當心您的傷勢。”

林戰帶傷退。

雖說他已被評為榮耀戰神,但如今的他,昔鋒芒不在,身的傷勢,奪去了他部分光彩。

雖是如此,但林戰,也足可傲然。

“老爺子因何而死,查出來了嗎?”

林戰問道。

歸來之前,他便提前命令魏炎來江市調查這件事。

魏炎道。

“戰王,此事錯綜復雜,牽連甚廣。如今,我只查到和江市秦家有關,但并無確鑿證據。葉重天死后,他的兒子們卻只字不提此事,像是在畏懼什么。雖說葉家依舊存在,但實則名存實亡,名下公司、集團、財產已經被秦家一手掌控,完全架空了。”

秦家?

林戰記得這個家族。

七年前的秦家,甚至還沒有資格成為江市五大家族之一。

七年。

成就了太多。

也毀滅了太多。

“那秦家之人,現在何處?”

林戰轉過身,看向魏炎。

此番,他已是怒火熊熊。

“秦家現任家主名叫秦,這七年您不在,江市,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秦是江市出了名的女強人,她女兒秦香,還是你的高中同學。今天,是秦女兒的生,她們在江市大酒店,舉辦了一場生舞會。”

林戰起身,抖落身落葉。

“七年前,我就讀江市一高,和秦的女兒秦香,的確是同學關系。不過,七年的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了。”轉過身,踏步走出。

“你暫時退下,我要前去,為老爺子,討回一個公道。”

“是,戰王!”

林戰丟下一句話,離開墓場。

……

江市。

江市大酒店。

正如魏炎所說的那樣,酒店外停放著大量的豪車,一個個雍容華貴的青年男女不斷的出入著江市大酒店。里面,隱隱傳來輕音樂的聲音。

今天。

秦家大小姐秦香在這里舉辦生舞會。

來自江市的不少名門華貴的公子哥和大小姐前來參加,同時,還有秦香以前的老同學。這些同學本身好多年未曾聯系,今天都被秦香給組織了過來。

七年前的秦家不堪一擊,七年后的秦家位列五族之一。

時光境遷。

酒店里柔和的燈光亮起。

男女齊聚一堂。

“各位安靜。”

“歡迎大家前來參加我秦小姐的生舞會。凡是今天到場的人,舞會結束以后,都可以領取我秦家贈與的八千八百八十八元的紅包一份,各位,請隨意。”

酒店的大堂經理站在臺喊了一句。

臺下。

不少男女都歡快的笑了起來。

這里不僅是有出身名門望族的富家子弟,還有和秦香同學的一些普通人。

舞會好不熱鬧。

……

此刻。

熱鬧的舞會門外。

林戰走進了舞會現場,他的穿著,和這里各式的禮服比起來,倒是顯得有幾分格格不入。

不過他并沒有在意,而是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時下,秦香和秦母女倆還未出現,林戰等待著他們。

葉重天的死對林戰打擊很大,他尚未去報養育之恩,他卻已經離世。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不待。

“林戰?”

就在此時。

林戰的耳邊突然間傳來了一道女人驚疑的聲音。

林戰一陣疑惑,微微轉過頭來。

只見一個身著短裙、傲嬌的女人滿臉驚訝的朝自己走了過來。這女人一米七的個頭,身材豐滿高傲,長得極為漂亮,左眼眉毛方,有一微小的美人痣點綴。

但林戰看到這個女人,內心忽地一震。

他認了出來。

蕭雅婷!

這個女人名叫蕭雅婷,七年前,林戰在君杭高中讀書,蕭雅婷是他的同桌。曾有一段時間,蕭雅婷喜歡了他,當時的蕭雅婷長相并不出眾,被林戰給拒絕了幾次。

想不到,七年不見,她變得如此的出眾了。

“你是林戰?”蕭雅婷來到林戰面前,語氣當中,夾雜著幾分激動。

蕭雅婷今天是來參加秦香的生舞會的。

但她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在這里見到七年未曾見過的男人。

想當初自己還是一個未滿十八周歲的少女時,曾瘋狂的迷了林戰,雖然他并不喜歡自己。他的照片,掛滿了蕭雅婷的房間。

但七年前他突然間失蹤,為此,蕭雅婷還哭過。

而眼前的這個男人,雖說和七年前的林戰有著很大的變化,但蕭雅婷還是認了出來。

“小姐,你認錯人了。”

林戰將頭扭到一邊。

這句話,讓蕭雅婷呆在了原地?! ≌J錯人了?

不可能!蕭雅婷對林戰實在是太熟悉了,哪怕是一個眼神。

七年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外貌,但絕對不會改變他給自己帶來的感覺。

“不可能,你就是林戰。林戰,為什么七年前你突然間不辭而別?你究竟去了哪里?”

蕭雅婷絕對不信自己認錯了人。

她倒是認為林戰是不想認她罷了。

林戰出一絲苦笑。

他是真的不想認蕭雅婷,這個女人很與眾不同,七年前的她,不撞南墻不回頭。

現在看來,依舊是如此。

林戰只好回道:“小姐,給你一分鐘的時間從我眼前消失,不要來打擾我。”

“我……”

蕭雅婷一陣郁悶。

而就在這個時候,幾個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雅婷,怎么回事???你在跟誰說話呢?”
 

完整版《第一戰王》未完待續.....

 
長按復制下方鏈接,進入微信搜索,即可免費閱讀全文
 

http://u.cngou.net/aiQNzm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直接免費閱讀

相關閱讀

  • 國內
  • 社會
  • 財經
  • 娛樂
  • 文學
  • 粵港澳
  • 大都市
推薦閱讀
快手音乐人赚钱了 用佳永配资可以吗? 南京最好的配资公司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幸运赛车计划网站 p62今天中奖查询 四川体育彩票网 股权基金配资 今晚排列五开奖预测 陕西十一选五分布阁一定牛 10人百家乐台桌